DaerOTS
DaerOTS
MenuEaster



 
橄欖集
何不歡唱 祈禱探秘 求悟 忘記背後
你若能信 言死 永不灰心 異鄉客
評估自己 活在荊棘中 希臘醫生的見證 無名門徒
 
 

曙光初露,百鳥齊鳴,每日總是同一時刻,從未間斷。婉轉的歌聲,揭開晨的序幕,使我感到後園更加美麗。微風輕拂著我的心,我問自己﹕為何我不以歡樂低唱,打開每天生活的大門呢?能在晨曦中好似小鳥,第一件事就先歌唱一番,那一天,豈不活得更有生趣。

 

我們常聽見教人注重祈禱,說﹕多祈禱多有能力;少祈禱少有能力;不祈禱沒有能力。這真是至理名言。我們卻很少聽見教人每天唱歌,從歡唱中汲飲救恩活水,使生命活潑,心靈喜樂。

 

有人說,不先讀經不吃早餐。一時傳為美談。主的話確是人生道路之光,應當終身勤讀不懈。但我們為何不教基督徒清晨初醒,仰觀飛鳥,先唱一首心愛詩歌?如果我們在一日之始,先頌讚神恩,便會感到心滿意足。然後帶著輕鬆的心情走進飯廳,以笑容面對世界;世事雖紛亂,但何足介意。

 

七首聖詩

 

馬丁路得將錯誤的天主教改正為原來的聖經教會,同時做了一件偉大的工作,即寫作並出版第一本詩集,讓信徒在敬拜時可以歌唱。那本詩集不過七首聖歌——「上主是堅固保障」 (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 ) 也在其中——已使德國基督徒如醉如痴,熱烈歡唱。

 

反觀今日所用聖詩,數以千計,我們對這歷代教會的寶藏豈能無動於衷?可惜現代一般基督徒在日常生活中很少與詩歌有所聯繫,根本沒有想到唱詩這回事,這是何等大的損失!昔日詩歌曾使德國基督徒更有生氣,更有勇氣面對黑暗時代。後來,唱詩成為教會生活不可少的一部分,可惜不被應用在日常生活中,否則現代基督徒就不會這樣黯然失色了。

 

何不歡唱之二

 

黎蘇人之歌

 

歌唱的效果是普遍性,並不限於種族。無論聰明或魯鈍,同樣受益。有一天,有個黎蘇(註一)青年坐在樹蔭下,拍著大腿唱道﹕「勒杭各,勒杭各(註二)……」他瞇起眼睛,唱得悠然神往,渾忘一切。不祇宏亮的低音動人,那種純真的基督徒神態,更是令人讚嘆。

 

有個弟兄說﹕「你看,何等的美!」這些野性難馴的人,變得溫和、輕鬆、面帶笑容,確是可愛。

 

我想起宋尚節博士在沿海各省傳道,教會大得復興的時代,到處一片歌聲,教會虎虎有生氣,基督徒熱誠地傳福音,那種歡樂情景,真教人懷念不已。

 

現在為甚麼不唱呢?如果所有的鳥兒都不唱歌了,你是否感到驚奇?但世上竟有這麼多不唱歌的基督徒,難怪教會變得死氣沉沉了!

 

我們不在地上

 

當年我在西北各省傳道的時候,嚴冬酷寒,黃河冰封,行旅雖艱苦,卻別有滋味。我被款待吃黑饅頭,只有酸水加上生馬鈴薯絲的粗麵條,已算是奢侈了。晚上,就睡在乾馬糞燻熱的炕上(註三)。

 

和這些純樸的弟兄們在一起,好似與世界物質脫了聯繫。我相信少被物質牽累的人,對主的心更真誠。

 

有時我們坐在炕上,傾談天上事,到深夜仍不自覺。因天氣太冷,大家坐在溫暖的炕上讀經講論,如饑如渴探討真理,一片赤子之心。

 

當我們在炕上唱詩時,一首又一首,歡樂又嘆息。我們唱詩篇二十三篇,唱到福杯滿溢之時,不知不覺就搖起頭來。我們唱詩篇一百三十三篇﹕「坐在天上的主阿!我要向你舉目……」大家也會抬起頭來。後來,一個弟兄說﹕「啊!我們不在地上!」等他這麼一說出我的感受,我已是熱淚盈眶了。

 

若是我們肯唱,唱到渾忘世事,我們的心在天上,那是何等美麗的境界!

 

不要只唱悲調

 

在詩歌堙A悲調比樂歌更多。也許很多聖詩是聖徒心血的結晶,是由痛苦經歷中產生出來的。而我們也常經憂患,唱的時候,自然容易發生共鳴。尤其那些更能表達原意的半音階,輕輕地摸觸我們的心,唱起來更有深度,因而一般人都偏愛這類詩歌。甚至有人說,歡樂的詩歌沒有甚麼好唱的,膚淺得很。我竟然也曾經贊成這種看法!

 

其實我們太內向了,太容易傷感了。我們在溫煦的陽光中也唱悲歌嗎?玫瑰花苞初開時,我們會哼悲調?小鳥悅耳高歌之時,我們豈不一同歡樂?神恩浩瀚,為何悲嘆?要對自己說﹕「我的心哪!你要仍歸安樂,因為耶和華用厚恩待你。」(詩篇 116 ﹕ 7 )唱支快樂的歌吧!轉一個方向,不要以自己為中心,「應當向祂唱新歌」,「要向耶和華歌唱,稱頌祂的名。」( 33 ﹕ 3 ; 96 ﹕ 2 )

 

讓祂欣賞我們的頌讚,天上地下都一同歡喜。唱一首﹕「你真偉大!」使我們的胸襟更寬廣,不要只活在自己小天地之中。

 

唱唱「快樂,快樂,我們崇拜,榮耀上主愛之神。」隨著曲調「心花如開」,滿溢生之歡樂。

 

在你有朝氣之年歲,不要一直活在陰影堙A陽光普照的日子比陰雨的時刻更多,總不要讓憂傷沖淡你的歡樂。讓我們同來歡唱一首快樂的聖詩吧!

 

註一﹕黎蘇—中國西南滇緬交界處的一種民族

註二﹕勒杭各,黎蘇話譯音,意即「皆脫落」

註三﹕空心土床,內可燒火,能保持熱度到天明。

 

何不歡唱之三

 

黑獄歌聲

 

有人說,我唱不出來呀!那是真的。

 

福音初傳入歐洲,福音使者保羅和西拉就在腓立比被囚監獄,身受苦刑,腳上木狗,約在半夜,保羅和西拉禱告又唱詩讚美神,使得眾囚犯都側耳而聽。後來,地大震動,鎖鏈鬆了,監門洞開,甚至禁卒也悔改了(參徒 16 ﹕ 16~34 )。

 

你看!好大的能力!在教會史上這是可歌可泣的一頁,腓立比的信徒更是永誌不忘。

 

照當時情形,保羅應該是唱不出來。青年西拉同受苦難,不頹喪已難得,又能從何唱起?在這種光景中,只有靠神才能歌唱,惟獨憑著信心才能讚美。

 

唱不出來時,更需要唱。你要鼓勵自己勉強開聲,一出聲讚美,你的靈就自由了,而且是走向勝利之路。

 

在痛苦中禱告是天然的反應,因此禱告不難,但唱詩就難了。所以不要單單禱告,要效法保羅「禱告唱詩讚美神」!

 

禱告是戰鬥,是掙扎;唱詩則是宣告勝利!一開始讚美,黑暗就消失,一切頓成光明!青年西拉目睹這奇妙的得勝經驗,必定感慨萬千。可惜走這條路的人很少。

 

你當留心主耶穌的腳蹤,並跟從祂。在最後晚餐完畢,耶穌也是帶著門徒唱詩,而走上客西馬尼園的。

 

唱給自己聽

 

你有沒有想起一個問題,你唱詩唱給誰聽?不要只是唱唱而已。「唱詩讚美神」當然是唱給神聽。你可曾想到神正在傾聽你唱詩嗎?

 

有人有音樂天才,演唱給別人聽,我也曾一面聽一面流淚,當日情景猶在眼前。

 

但在我們屬靈經驗中,有時我們也需要唱給自己聽,才能從詩歌中得造就。唱的時候,由心神體會其中意思,領略歌中意味。經過我們心中的耳朵,由思想深入心靈。與詩人同想,和作者同感,引進另一境界。曲調能幫助表達詩意,兩樣都需要用悟性去唱,才能汲取其精華,生命獲得滋潤。

 

在教會中,以悟性說五句教導人的話,勝過萬句方言(林前 14 ﹕ 19 );以悟性讀經,才會有高深的領會(詩 119 ﹕ 125 ; 47 ﹕ 7 );我們也當以悟性歌唱,才能從古今詩歌寶藏中受益。老實說,我們往往不知自己唱甚麼,這真是最大的浪費!


何不歡唱之四

 

我的詩歌

 

我初做基督徒的時候,對教會的詩歌特別喜愛。空閒時總是反覆地唱,百唱不厭。我將心愛詩歌默記心中,至今未忘。後來,覺得唱詩共鳴不夠,將妨礙歌喉的扁桃腺割去,這傻勁很可笑——我的手術醫師卻說,這小子傻得可愛。

 

慢慢地,我把所愛的詩歌彙集,釘成一冊,稱為「我的詩歌」,當我從事福音拓荒工作時,與聖經同為我的良伴。徒步崎嶇山嶺,夜臥枯草泥地,長食玉蜀黍,窮追捉雉雞,上樹採漿果,工作千難萬阻,有時還會心灰意冷,禱告固然更加深切,最令我振奮的卻是引吭高歌一曲,倦態全失。

 

我喜歡在晨光中唱﹕「今有日光照在我心內」,不勝溫暖。常常唱「喜樂滿我心」,「愛如潮水湧進我心」,心境舒暢,洋溢歡樂。

 

在山岡上,夕陽下,心靈孤寂,我愛輕唱﹕「夕陽西沉,求主與我同居。」

 

面對險阻,戰意消沉之時,我總是唱﹕「誰願戰勝一切艱辛,誰願苦杯痛飲?」,於是靈媬E奮,力由心生,得以繼續前進。

 

試試把你所愛的詩歌應用在生活中,「你的詩歌」就會成為你的幫助。比方說,有時心愛世界,不由自己,悔恨交集,可唱盲者達拉復明之後的歌﹕「世上景色我已一閱,求主使我目復盲。」

 

當失去「起初愛心」,低吟「豈敢」或「朝日初升時,救主耶穌若再來,……」使你不再後退。

 

「我不求主指引遙遠路程,我只懇求一步一步導引。」,這首「慈光歌」是徬徨者的安慰。

 

若在淚谷,四顧茫茫,「我靈鎮靜歌」便是強心劑。

 

痛悔自疚,心受鞭責時,也可用詩歌祈禱﹕「懇求救主,鑒察知我心思………」用心多唱一兩遍,心靈便寧靜了。

 

我們若與作者紐頓同想,唱「奇異恩典」,真會感愧交加,自覺污穢不配,竟爾蒙恩,心存敬畏,度此餘生。

 

各種打擊紛至沓來,猶如險峰驚濤,帆折舟破之時,該反覆唱﹕「絕不疑惑」,信心油然而生,根深蒂固,堅定不移。

 

你有沒有注意,所有關乎天堂的詩都是優美動聽的。讓我們隨意揀一首來唱吧!以免我們那樣醉心物質世界,而嚮往更美家鄉!

 



 
Copyright © ots-johntsang.net -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