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erOTS
DaerOTS
MenuEaster



 
橄欖集
何不歡唱 祈禱探秘 求悟 忘記背後
你若能信 言死 永不灰心 異鄉客
評估自己 活在荊棘中 希臘醫生的見證 無名門徒
 
 

有次在黑門山巔遠眺加利利平原的時候,我心如清水明月,毫無雜念,自由自在地安靜與主心交,有說不出的喜悅,一切覺得清新無比。

這使我想起一位登上世界最高峰的探險家的經驗,當他越過七千萬高度以後,據說就沒有慾思雜念出現。

由此可見,在更高之處,確能使我們把世事拋在腦後;同樣這時我也有一種一切皆不足介意的感覺,這種境界真美。

昔時主耶穌也曾帶著三個門徒在這一帶登上高山禱告 ,在祂必有特別的用意。我不敢說,在高山上一定覺得神更近,在天地之間那一點點高度實在是微不足道的,不過的確真有這種感覺,即使是錯覺,卻覺得很真實。

有一次,我在青海萬呎高原上,我真的覺得與天很近很近。這不能當做真理來講,可是有一點是肯定的,主耶穌要門徒擺脫俗世,有顆清靜的心,專一禱告。我們若受攪擾,不能寧靜,很多禱告都沒有結果,或不了了之,便十分可惜。而且也不容易達到禱告的意境!不能領略禱告的滋味。

 

擯除遊思雜念

 

想一想,有沒有這種經驗?開始禱告,雜念就跟著來,很自然的;結果最安靜的時候就是最不安靜的了。因此只有使我們的禱告斷斷續續,七零八落地結束。

 

很奇怪!雜念的騷擾來自四面八方:突然想起約會啦,那一件事沒有辦好啦!別人說那一句話真是豈有此理,非對付他不可啦,……甚至連那些平常不記得的事也闖進來了。這種情形使我們的禱告徒勞無功,我們靈交的時間就是這樣浪費的,也難怪很多人始終對祈禱沒有興趣。

 

有時我們雖然跪著禱告,但我們的心卻在千里之外,這種遊蕩的思想,瞬息間使我們彷彿置身於另一世界,事實上已經不是在主的面前禱告了。與其說這是魔鬼的攪擾,不如說是人性的軟弱。

 

無疑地,我們的心傾向於世界多於靈界,對主的心不專一。除非能專一,很難在禱告上獲益。你必須先把世界關在心門外面,才能與主靈交。我們不只要注意我今天用了很多時間禱告,而且是注意我有多少時間專心一意在主面前傾吐、交託,而且尋到安息。

 

有人問我:「為什麼要閉著眼睛祈禱呢?」問得很好。我的答案是:「你可以睜開眼睛禱告的,因為以前主耶穌也舉目望天向天父祈求。

以前我見過主的忠僕薛孟澤老牧師講道時睜開眼睛大聲祈禱。」

 

問題在這堙G如果睜開眼睛,大家東張西望可能彼此影響,看見什麼事物又難免注意,無法專一,不易同心,散漫而無結果。

 

誰先提倡閉目禱告的?毋寧說出於自然,否則此人確有獨到之處。世界事物都困擾我們,使我們的心靈不能安息。但思想紛紜尤勝於事物纏累,無形的更不易提防。

 

我們固然可閉起眼睛與世界暫時隔絕,但我們的心若不專向神,和睜開眼睛就沒有分別。

 

可是如何摒除遊思雜念呢?每次禱告:當先做準備,讓自己安靜下來,然後開始。若仍舊雜念叢生,試試先為這軟弱祈求,才開始禱告。假使仍不易平靜,就出聲祈禱,一句句向主說話。說的時候,就難有空閒去想別的,到底思想是不易兩用的。如果還有攪擾,那麼,大聲吧,這是絕對有效的。

 

不妨大聲哀哭

 

很多人對大聲禱告反感,譏為狂熱。仔細想想,即使熱心過度,總比心靈冷淡好。我們不鼓吹狂熱,卻提防冷淡。冷淡是種病態,對屬靈事物不關心,無興趣。但熱切的禱告卻大有能力,你不妨試試。

 

不必掛心受人批評,因為主耶穌也是這樣禱告。我在北方各省傳道的時候,看見那邊的教會熱切放聲禱告,心中火熱事奉主,信心堅固真純,教會有生命篷勃氣象。

 

原因在於有時我們受的壓力太大,痛苦很深,非大聲禱告不能放鬆,不能安息。有時靈堛塞,禱告時竟無話可說,大聲禱告就能解脫。有時受罪纏累,無法自拔,大聲哀哭懇切的禱告必得釋放。有時自己的意思和神的旨意衝突,不能順服,唯有像客西馬尼園那種「汗如血點」、「大聲哀哭」、「流淚禱告」才能得勝,並完成神的託付。

 

我很願理智地說:默默禱告有很多好處,但有時非大聲發禱告不足以解決屬靈和屬世的問題。

 

流淚在禱告上是很重要的,不要引以為恥,因為主耶穌、保羅、彼得、大衛都曾在神面前流淚。

 

神給我們淚管,讓我們流淚,為要減輕我們的傷痛,我們為何不敢流淚呢?你看小孩子不如意時,大哭一場,眼淚還未抹乾,又玩得津津有味,破涕為笑了。我們長成之後,只靠抑制(並不是說自抑不好),漸漸地放棄這一條路了。其實在我們屬靈的經歷中,在主面前流淚常是一大轉機。

 

沒有流過淚的人眼晴永不會明亮,

看不見事物的真象,

看不清神的旨意,

看不到自己敗壞的程度。

 

我們若有時間,跪在主的面前,

為自己的冷淡,白佔地土不結果;

為自己好名,喜歡得人稱讚;

為自己好利,凡事斤斤計較;

為自己口不擇言,對人惡意批評;

和為自己諸般罪惡深深痛哭,

 

必能大復興。熱切的禱告是復興的開始。如果我們不滿意現在的屬靈光景,想重新建造,只有一條路,跟彼得一樣,「出去痛哭」。(註)

這樣的禱告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,甚至能使天使出現!當然這不是禱告者的要求,如果你求天使出現卻未必成功。路加醫生很細心地記錄了這一點:「有位天使,從天上顯現,加添祂的力量。」懇切的禱告是能力之源。

 

我曾教那些緊張的剛出來傳道的青年,在工作之前需要拼命禱告,能力自然發出,這是百試不爽的,對於那些有經驗的人也不例外。

 

主耶穌留下最好的榜樣,祂也需要能力,從容地走上十字架道路,完成救世大功。初期的基督徒,以禱告抵禦那無情的逼迫。耶路撒冷教會為雅各已死而彼得又被囚「切切禱告神」(註),天使就出現了,使彼得的鎖鍊脫落,監牢的門層層打開,好大的能力!彼得猶如在夢中一樣。後來,他繼續傳道二十餘年。每個基督徒都可以這樣經歷禱告的能力。

 

完全交託與神

 

另一件很令人注意的事,就是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斷氣之前的禱告,祂大聲喊著說:「父啊!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的手中。」(註)這是祂最後的禱告,也是祂最後的話。

 

祂讓所有的人都聽見,要人看看如何面對著死亡,怎樣走完人生的道路。或生或死,禱告的效用是把自己完全交給神,交託在神的手中。

 

就我們人性而言,確有這種需要。我們一生禱告不息,一生學習完全交託,無論生死都有安息。我們一生篤信:「誰也不能從我父手塈漭L們奪去。」(註)所以保羅要腓立比信徒,「凡事藉著禱告……告訴神。」他們就會「一無掛慮」,常常喜樂。

 

我們是以禱告開始成為基督徒的,以後一生禱告,一生過交託生活。我們也是以禱告結束最後的時刻,安然而逝的。很多基督徒雖知信主有永生,對死仍懷恐懼。常有人在臨終之前找我去看他們,顯然有時情緒缺少穩定,我總是讀一點主的話給他聽,和他一同誠心禱告,有意想不到的功效。

 

就我個人經驗而言,禱告對於基督徒關係重大。有一次,我在飛機的輪子無法放下,亮著紅燈宣佈緊急狀態,四處充滿哭泣聲之時,我恭敬低頭把自己交與主,心中便覺安然。等睜開眼睛一看,另外還有四位乘客在禱告!不禁嘆息,這些人因有力量支持他們,故使他們顯得鎮靜。

 

在數次重病,我的腳幾近踏入死亡門口,看見醫生搖頭,我汗流如豆,夜半之時,我把自己完全交與主,內心就有說不出的平安,而能輕易地放下世界。

 

跟從主耶穌,藉著熱切禱告,把自己完全交託與神。無論生死,你都快樂。

 

 

 

 
Copyright © ots-johntsang.net -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