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erOTS
DaerOTS
MenuEaster



 
橄欖集
何不歡唱 祈禱探秘 求悟 忘記背後
你若能信 言死 永不灰心 異鄉客
評估自己 活在荊棘中 希臘醫生的見證 無名門徒
 
 

常以為自己很偉大的,不是大人物,很多偉人卻常覺得自己渺小。大衛堪稱一代巨人,約伯在東方也是顯赫人物,他們不約而同地說:「人算甚麼!」(詩篇 8 ﹕ 4 ; 144 ﹕ 3 ;約伯記 7 ﹕ 17 )其實,他們也算得上是個大人物呢!

 

對別人加以評估容易,而且常常過份。但對自己評估總欠公正,因為人往往自視太高。在對人要求苛刻,對自己素來寬大的情形之下,我們總是失之謙厚的。保羅對羅馬的基督徒說:「不要自高地評估,過於所當評估的。」(羅馬書 12 ﹕ 3 ;呂振中牧師譯本句)這也是我們的通病。

 

「人算甚麼」祇是一般性的看法。我們常常攏統地說話,比如說:「我們都很軟弱。」或說:「人都是很敗壞的。」而不說:「我非常軟弱。」或「我十分敗壞」。在聖經中很多基本原則我們都很熟悉,我們知道「世人都犯了罪」,「沒有罪人,連一個也沒有。」基督徒的「肉體之中,沒有良善。」(羅馬書 3 ﹕ 10 , 23 ; 7 ﹕ 18 )當我們面對真理,評估自己時,喜歡避重就輕地把所有的人拉在一起,很少人像約伯說:「因此我厭惡自己,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。」

 

大衛王晚年時,感到神恩浩瀚,不能自己之時,也說:「我算甚麼…。」(約伯記 42 ﹕ 6 ;歷代志上 29 ﹕ 14 )顯然地,「我算甚麼」比「人算甚麼」更深刻。

 

保羅曾說:「亞波羅算甚麼,保羅算甚麼…。」(哥林多前書 3 ﹕ 5 )如果只說了頭一句,未免含有意氣用事的口吻,不是憤恨,則是嫉妒。所有過激的話都不合宜,我們一句也不可說。好在保羅跟著說:「保羅算甚麼。」就顯得保羅可愛了。

 

我們若不評判他人,而正確地評估自己,這種認識會使我們的生命進深,且會影饗我們為人的態度和生活的動向。

 

「一塵」未免誇大

 

在國內抗戰時,我有一位好友,為人謙遜,常想事事徹底,樣樣符合聖經,是少見的好弟兄。有一天,他忽改名「一塵」,承認自己何等微小,又想正如當日掃羅皈主後改名保羅一般(按保羅即微小的意思),又說自己不過是塵土,蒙主厚恩始有今日成就。

 

但我想起先知以賽亞的話,「看哪,萬民都像水桶的一滴,又算如天平上的微塵。……萬民在祂面前好像虛無,被祂看為不及虛無,乃是虛空。」(以賽亞書 40 ﹕ 15 , 17 )我把這段經文示他,說:「萬民……算如天平上的微塵,你祇一個人,竟敢稱為「一塵」,未免誇大。」這位好弟兄並不生氣,反而相對嘆息不已。我算甚麼?實在太微小了,甚至在天平上都沒有份量。

 

緬想主恩深厚,我們只能說:「父阿,天地的主!我感謝你!」(馬太福音 11 ﹕ 25 )

 

滄海一粟

 

如果有可能的話,我勸你坐一次大船,遠渡重洋,你一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船一開,你和陸地的聯繫便如鍊中斷了,無牽無掛。見到巨浪如柱擊中船桅的壯觀,驚嘆海洋的偉大,若能看到夕陽西墜的美景,更是畢生難忘。

 

我由香港乘法國郵船到歐洲去,航程二十八天,比以前遠赴上海求學,或由南洋返港航程更遠,所見所聞多采多姿。但最感人的時刻,卻是坐在甲板上,面向著大海。只見天邊一線,海連天,天連海,大海無垠,我感到渺小,有從來沒有過的感受,怎配說有雄心大志?只說全是恩典。

 

當我望著汪洋出神的時候,有位弟兄站在背後,問我在想甚麼,我坦率說出來。他拍拍我說:

「最難得是認識自己,你不虛此生了。」我只說:

「不,我不虛此行了。」

 

高空感悟

 

飛機在三萬五干呎高空夜航,已連續飛了十六小時了,乘客在這夜半時刻,正沉沉入睡。我開著低燈寫日記:「輕輕撥開窗簾,墨藍的天空,點點明亮的星滿佈每一角落,非常美麗,不是地上所能見到的。在這廣大的宇宙中,我這小小地球的乘客,真是微不足道呵!默想詩篇第八篇,只有說,我算甚麼,你竟顧念!……」

 

據說太陽之大,足以容納一百萬個地球。但在太空中有的星球,竟能裝進五億個太陽。(參考讀者文摘一九七五年六月號)像我不過是地球上數十億人其中之一,你想我算甚麼?

 

主阿,求你使用這卑微的人!給人些微的愛心,一點點安慰的話,可親的笑容,溫柔的態度……竭盡所能,使這雖是轉瞬即逝的生命,為你,一點也沒有浪費。

 


 
Copyright © ots-johntsang.net -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