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erOTS
DaerOTS
MenuEaster



 
傳記專號
偉大的轎夫 傳道人之王 宋尚節博士 平凡與神奇
成牧師買鞋記 馬丁路德-黑暗的叛逆 黃金的心腸
 
 
我的家堥茪F一個不平凡的客人,從深山遠處而來的黎蘇(註一)弟兄,他一點也不粗野,絲毫不像從野人山出來的,一進門,經過一位宣教士的介紹,就很親熱地和我握手。對我說聲:「化化!」(註二)我真看出這是耶穌基督所造成的奇蹟:一個外國人,一個黎蘇人,和一個漢人,竟聚攏來,促膝談心,共住同食,雖然我們素不相識,而黎蘇人對漢人又素不相容。

 

我該怎樣表示對於這位弟兄的真誠呢?為他預備一間整潔的房間,鋪好一張舒適的床,燒幾味可口的小菜,這樣做不祇是使客人快樂,我自己也感到說不出的喜樂。

 

第二天清早我踏進他的房間的時候,大吃一驚,他竟然睡在地上!到底是甚麼一回事?他太客氣?他不敢睡在潔白的被單上?昨晚我沒有向他講清楚?他看出我的驚訝的神情,笑笑對我說﹕「我覺得這樣睡覺比較睡在上面舒服。」也許是真的,我們的祖先沒有床的時代,也是這樣睡在地上呀!他們也一樣睡得香甜。今天我們講究這樣,講究那樣,可是我們卻在軟綿綿的床上輾轉不能入睡,原來幸福的人生並不建立在彈簧床上。

 

我們一同吃飯,一同唱歌,我發覺他的低音很美,稱讚他幾句,他淡淡地告訴我,他們唱來大家一樣,他自己並沒有甚麼出色的地方。後來我才知道,這是個歌唱的民族,每次他們學會一首新的詩歌,有人會唱得連飯都不喫,強悍的個性在歌聲中消失了,沒有憤恨與兇殺,他們在基督堜珨漼的生命在優美的歌聲中表達出來,粗糙黝黑的面容變得柔和可愛了。

 

「路生,你為甚麼不佩刀呢?不是每一個黎蘇人都愛佩刀的嗎?」我們談得很好的時候,忽然我問他這個問題。

「是的,每一個黎蘇人都愛他們的刀,隨身佩帶,誰也不能勉強他們卸下來。從前有一個官到了我們那堙A下命令不准人佩刀進入市場,結果觸動眾怒,把他從衙門堜唹X來砍死了,我們仍然佩著刀,誰也不敢干涉。」這時候的路生在答話中顯出一點黎蘇人的氣概了。

 

我又問他:「那麼你的刀在那裡呢?」

路生說:「我已經丟棄了它,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」。

「難道你不愛你的刀?」

「我愛我的刀,但我更愛基督!」

「誰告訴你愛基督不可以佩刀呢?」

「沒有人告訴我們,但我信了基督以後,我的心中覺得,做一個基督徒佩著刀是不合適的,我自己卸下了。」

「別人怎樣呢?」

「一樣的,你在市場上的時候,看見那些不佩刀的,他們都是基督徒。」

 

我想這又是個奇蹟,原來基督在普世的感化力是一樣的,跟從祂的在生命上的轉變是相等的,不然我們怎能到普天下去傳福音呢?於是我和路生繼續談到我們當初皈依主耶穌基督的經過,他說得很動人:

「當我還幼小的時候,我們的村堥茪F一個奇特的人,我們都不願接近他。他長得很魁梧,總是帶著笑容,可是很多人說,與這個人來往,一定會受神的刑罰,所以大家都遠離他,他到處講「烏沙爸爸」(註三)的事,我們想聽,但是很害怕。

據說有人病得很重,吃了他的藥丸,很快地恢復健康,那時候有人給他雞蛋,有人到他那堨h,可是沒有人接受他所宣講的真神,沒有人信他所講的耶穌基督,人只看他是一位奇特的醫生。

他的愛心是動人的,他到我們的地方來,只要我們肯開門,他總是摸摸我們的肩膀。聽人說,他對病人更好,給他們藥吃,跪在那堙A閉目祈禱,人的心漸漸轉向他了,至少認為他是個好人,雖然還不敢接受他所講的道。

 

有一天,有一件事轟動了全村,有人嚷起來,因為這個奇特的人抬著竹轎子,在轎上躺著的卻是病得很重的轎夫,人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不久以前,這個奇特的人不是坐著轎子到別的地方去嗎?怎麼現在他抬著轎子回來呢?他怎麼成了轎夫呢?大家莫不詫異。

 

另一個轎夫說,在半路他的同伴病了,發高熱,有點神志不清,而這位客人提議趕快回村,因為找不到人幫忙,反而他自己和我把同伴抬回來了,他實在是個好人!說時帶著熱淚,眾人的眼淚也奪眶而出了。從那時起,相信主耶穌的人很快地加增,如火蔓延整個村子。後來,他教我們認得黎蘇字,今天我能寫能讀都是因他發明的呢!

可惜他離開我們了,當他離開世界的消息傳到我們住的地方的時候,大家都號咷大哭起來,如同喪失了他們的父親一般。」

 

路生說到這堙A眼淚也湧出來了,我的眼晴也模糊了。我們相對默然,這個偉大的轎夫給我們的感動太深了。我很想去看看他的墳墓,並約了幾個朋友一道去。

天氣是酷熱的,我們的心更熱,當我們到達墳前時,路生的內心顯然很激動,墳上寫著,「富能仁之墓」。

 

同行的一位朋友說﹕「他差一點灰心,回到家鄉去了。倘若是這樣,他今天就不躺在這堙C」我們要求他講得清楚些,他說出一位偉大的母親來:

富能仁先生在黎蘇人中開始工作的時候,困難重重,危險萬分,他盡了他的力量,盡心祈禱,仍然一無結果,他看見工作遠景的渺茫,在失望中他決意回去,放棄這神聖的呼召,他先寫信給他的年邁的慈母:

「母親,離開你和家鄉已經多年了,我在這蠻荒的地方舉目無親,又沒有工作上的安慰,我好像在浪費生命的力量,青年的時光,一切都是死沉沉的,毫無價值的,我決意回來了,主一定能瞭解我的痛苦…。」

這封信寄到一個貴族的家庭,年邁的母親的手在發抖,她思念她在遠方的兒子,可是她又不願他的兒子回來,她跪著為他禱告,趕快寫一封鼓勵的信給他,其中幾句重要的話是這樣﹕「…兒阿,你不能再忍耐片時嗎?我一定懇切為你禱告,我也請許多愛主的人用禱告支持你,不耍放棄最後的時間呀!……」

不久,福音的門打開了,偉大的轎夫—貴族的兒子,忠心的主僕人看見多少失喪的靈魂得救,多少生命改變了,傷痛的眼淚止住,歡樂的眼淚湧出了。一位偉大的開荒者,一位偉大的母親!

在這偉大的人的安息之處,一杯黃土之前,我看見了新的工作的異象,看見了工作的遠景。

(註一)黎蘇人是滇西山中的土人。

(註二)「化化」是黎蘇語,意即「平平」,在這埵部u願你平安」的意思。

(註三)「烏沙巴巴」是黎蘇語,即「天父上帝」。

 

 
Copyright © ots-johntsang.net -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