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erOTS
DaerOTS
MenuEaster



 


 

 

 

黃色的沙灘,閃爍著光輝的海,一個孤獨的病人在夕陽之下漫步。他失去了父親,失去了健康,兩眼無神地望望那無垠的海,前面是那麼渺茫!本來生與死只隔一條線,轉眼之間,生命便如飛而去,誰也不能挽回,但有時似乎死比生更有意思,不是嗎?如果這次飛機轟炸,那垛土牆傾倒下來完全壓在身上;總比這樣苟延殘喘著活下去好得多。但是只受牆壓傷和炸彈的震盪,留下一個好似殘廢的人,在海邊靜養著。今天又習慣在海灘上踱來踱去。

一葉漁舟橫在不遠的地方,懸著的漁網構成一幅美麗的圖畫,一個老人坐在船上,低著頭,好像在看甚麼。我受了甚麼催促似的向著那邊走。那老人抬起頭來,和善地向我招招手,我自然地挨近船邊,看見他在讀書,心中納罕,因為我不認識那本書上的文字。也許我碰到隱士罷?在這亂世的時代,漁舟上坐著一位學者又有甚麼希奇?我不禁對他肅然起敬。

經過禮貌的招呼以後,我忍不住問他說﹕「老先生,你讀的是甚麼書?」

「我讀聖經,白話(按即羅馬字拼音的閩南話)聖經。」他柔和地回答我,並望我一眼。我剛才的尊敬他的神情消失了,顯出輕蔑的態度。

「為甚麼讀聖經?」

「怎麼?有甚麼不妥當嗎?你讀過沒有?」

「我沒有讀過,可是在這時代還讀聖經嗎?」

「你既沒有讀過,怎麼知道不應該讀它呢?」

他的說法是合理的,可是一個頑梗的人往往是盲目的,正像一個不會游泳的人落在海堙A拼命往底下爬,以為底下的光明是出路,而結局就是沉淪。

我強辭奪理的說:「那是沒有甚麼意思的。」

「沒有意思?我們來較量一下,像我這樣大的年紀,還是健康有力,可惜你身體衰弱,臉色枯黃,讓我告訴你,我的快樂在這堶情A我的力量也在這堶情A誰說沒有意思?」他激昂地向我爭辯,我很難再向他說甚麼,看著他那紅光滿面的臉,雪白的鬚髮,蓬勃的強健的生命;我顯得更瘦弱可憐了,在受窘的時候我趕快用話打岔:

「我在這海邊養病呢!」

「為甚麼常常生病?有健康的身體才有快樂,一切的秘訣都在聖經裹,你應該讀聖經。」他開始向我說教了。

「老人家住在甚麼地方?」

「我的家是飄流無定的,就在這上面呀!」他的手指著小船,後來他又輕輕地說:

「我們在地上是客旅、是寄居的」。好像是對我說,又好像自言自語。我知道他在孤寂中找安慰,我故意問問他:

「一個人不覺得孤寂嗎?」

「一個人,怎會一個人?我並不孤寂。」他很堅決的回答我。

「那麼你還有許多親人,他們在那堜O?」

「一個也沒有,但是當我單獨在黑暗中的時候,我的上帝在我身旁,祂與我同在。」

我是不了解他的,本來我以為在世上我算是一個孤獨的人,想不到有一個人比我更孤獨,我很可以用這來安慰自己一下,在遼闊海洋上的一葉孤舟,上面生存著一個風燭殘年的漁人,世上還有比這更孤苦的景象嗎?但是他說:「上帝在我身旁」。我才發現真正可憐的是我,而不是他,他所有的我沒有。我只有再用幾句話來排解自己:

「沒有親人多麼可憐!」一個可憐的人常常想別人可憐,我就是這樣。

「有,固然好,沒有,何嘗不好?這世界就是這樣,那些有兒女的人就是幸福的人嗎?自然,有一個伴侶總比單獨生活好,但是人會老死的呀!我們不能改變現實,我們也不能挽回甚麼,我們應該放下這些,才能擺脫苦惱。我已經放下了。」我覺得他對於人生有另一種看法。

「我們怎能放下呢?那是不可能的。我們若是放下了,豈不變成一無所有嗎?孑然一身,一無所有也會有快樂?」

「這就是我所要勸你的了:惟有永不改變的主耶穌基督才是我們的倚靠,祂永不撇下我們,我們若信賴祂,祂便與我們相近,祂與我們同在就是我們的力量,無論怎樣也不能令我們失望。況且祂還能赦免我們的罪,給我們真正的平安。」

「我是不需要你的宗教的,因為我不需要赦罪,我從來沒有犯過罪,也許你需要祂。」我氣憤地說。

「不,不!你不能說沒有罪,誰沒有罪?你不能騙人呀!世界上人人都有罪的。」

我氣得跳起來,甚麼,我有罪?十幾年來我從來沒有學會一句罵人的話,誰不知道我的品行是無瑕疵的?在學校塈甯O最好的學生,在家中我是最好的兒子,這種說法簡直是侮辱,我大聲說:

「我不像別人,我做人是可以給人看鞋底的!」

他望望我,不再說甚麼,我也不好再說下去了。這樣的場面很不愉快,我想我該回去了。他帶著笑容地對我說:

「你若歡喜,請你明天再來罷,穿著整齊一點,到我船上來坐坐。」我點一點頭走了。

那一天晚上在喫飯的時候,我想起他所說的話,一切都變得淡而無味了。我想早早睡覺,卻在床上翻來翻去,我很想再和他談談,可是傍晚我卻急急離開他,我總覺得我缺少一些他所有的東西。

第二日下午我已穿著整齊,預備去看看老漁人,當我到達海灘的時候,他已經在等著我了。他既請我穿著整齊再來看他,必定是請客無疑,可是船面上一點動靜也沒有,我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,又不敢問他。他歡迎我到船上以後,頭一句話對我說:

「請你把鞋子脫下來!」

「這是甚麼意思?」我有點吃驚。

「脫下來再說,一下你就明白了」。

我是不願意聽從這樣無理的命令的,扳著臉孔,他卻大笑起來,拍拍我的肩膀,說﹕

「朋友,我想看看你的襪底。」

我的臉不禁發紅,他一點也不放過我,繼續講他的道理:

「你說你做人可以給人看鞋底,不錯,世界的人只顧表面,往往鞋面很好,而鞋底已經穿了洞。你的鞋底是好的,我不敢否認,但是襪底怎樣呢?有沒有破洞呢?有沒有污跡呢?人在上帝的面前也是這樣,外表很好,堶惜]不錯,但我們內心的深處怎樣呢?我們的心思意念如何呢?鑒察人心肺腑的上帝是不會把有罪當無罪的。朋友,聽我的話,相信耶穌做你的救主,得著赦罪的平安,得著天父上帝的照顧,對你一生有無窮的福氣。」

我不想再說甚麼,他教我禱告,給我一本馬太福音,他釣到一條魚了。因為主耶穌曾對漁夫說過這樣的話:「來跟隨我,你要得人如魚了。」

從那一天起,我再沒有看見他,二十年來我無時不懷念他,無論在天涯何方,我未曾忘懷,前幾年我回到故鄉去的時候,我又單獨跑到遇見他的海灘上等候他,終於再失望歸來,也許他不再在海洋媊うy,他安息了。他怎會料到我現在在世界各地步他的後塵,到處宣揚他所告訴我的真理呢?

 


Copyright © ots-johntsang.net - All rights reserved.